当前位置主页 > 院内新闻 > 康复案例 > >

过去10年,我的人生如同一场噩梦

时间: 2019-12-04 发布者: 北京当代医院 阅读量:

“陪伴”我十年的乳腺炎 愈演愈烈
 

我叫赵捷(化名),今年38岁。
10年前我的右乳做过良性纤维瘤手术,6年前我在第一胎哺乳期得过两次乳腺炎,但在术后的几年中,我的右乳间歇性出现突发红肿,去了几次社区医院,因为没有其它不适症状,医生也就当做是普通炎症来给我开了药。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乳房的红肿胀痛就会发作一次,但我家的经济条件不是很乐观,不敢去大医院看病,我也就渐渐把病情搁置了。
3个月前,我的右侧乳房再次出现突发红肿,早已麻木的我丝毫没有提起警惕。
不妙的是这片红肿越来越大,撑得我右侧乳房的皮肤越来越薄,甚至能感觉到里面有像脓液一样的东西马上就要汹涌而出。
我开始害怕了,怕自己得了乳腺癌,妈妈陪我连夜赶到了省医院进行诊治,医生建议我做穿刺检查,结果经诊断为急性乳腺炎。
 

抗病历程中最痛的记忆——引流

 
 
 
雪上加霜的是在穿刺检查结束后,我右侧乳房上的创口一直不愈合,甚至有脓液顺着创口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
起初医生给我开了消炎药、激素药,但几乎没什么效果,乳房的化脓破溃丝毫没有好转,伤口依旧不见愈合的迹象。
后来医生建议我做引流,说病情到这种程度,只有这一种方法可以治疗。
引流也成为了我与“病魔”抗争过程中,最痛的一道记忆
护士打完麻醉,直接将创口上的纱布掀开,药棉伸进了我的乳房,大力的搅动为了蘸取更多的脓液,紧接着是护士手动按压帮助排脓,麻醉剂也没能阻止疼痛,每按压一下我都几乎要晕死过去,后背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打湿,要我说生孩子都没这么疼
由于医生没能给出更好的治疗方案,我只能一边引流一边观察,日复一日的煎熬。吃药、换药,而且如果回了家还在流脓,就只能自己用手挤。
虽然我穿上衣服无异于常人,但不会有哪个健康的人能体会我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死亡的念头成了我抗病的劲头!



 

 

这样糟糕的日子又熬了近一个月,我越来越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了,每到定期引流的日子,我都会想如果死掉就好了,起码不会再痛了。但现实更加残忍,我对家人和孩子的牵绊,让我连选择死亡的勇气都没有
我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找寻能够治愈自己疾病的方式,很快通过百度搜索到了北京的一家医院,并且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加入了该院的乳腺病交流群,在群里发现了很多同样经历的姐妹,有还在治疗中的,也有已经痊愈了的。
我从大家的聊天中得知了黄汉源教授,于是自行搜索了他的相关资料,发现他对乳腺疑难杂症的治疗非常有经验,是位很有权威的乳腺专家,我当下决定奔赴北京。
但当我千里迢迢来到协和医院,却被告知黄汉源教授只是定期坐诊,而且协和医院的床位有限,大部分都是重病患者,对我这样的患者根本不予收治。
幸运的是在我慌张之际,群里的一位患者给了我建议,说黄汉源教授是多点执医,其中一家在北京当代医院,于是我没多停留直接赶了过去。更幸运的是我当天下午就挂到了黄汉源教授的号
 

你相信我 我一定还你健康

 


 
就诊时黄汉源教授给我做了手诊,并安排了其他的相关检查,最后诊断为浆细胞性乳腺炎
检验报告出来的时候,黄汉源教授一手拿着报告一边郑重的对我说:你的病不能再拖了,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还你健康
我之前看过5个医生,没有一个说能保证治好的,都说只能看运气。但今天黄汉源教授的话,瞬时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擦了擦眼角因为感动而溢出的泪水,决定立刻接受手术。
在我看来,这场手术完全称得上是一场“重生魔术”!
因为黄汉源教授不但切除了我右侧乳房的肿物,并且对我原本内陷的乳头进行了矫形,同时还保证了我乳房的完整性和美观度
术后我的状态十分良好,我的管床医生说如果我恢复的不错,20天左右就可以康复出院了~
这为了健康而万苦千辛的经历,真真实实的在我耳边敲响了警钟,在此也想提醒广大没有患病的姐妹们,如果你的乳房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疼痛、红肿,建议及时到有专业乳腺医生的医院就诊,进行相关检查,排除乳癌后根据病理结果以及医生的建议尽早治疗,早诊断防大病早治疗早痊愈

院区环境

门诊 服务时间 8:00-16:00

咨询 服务时间 8:00-22:00

咨询热线

010-5670-5120

咨询专家 在线咨询
0

了解这些有可能对您有所帮助

查案例 找方法

在线预约专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