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院内新闻 > 康复案例 > >

得了肉芽肿之后,我成了神经病

时间: 2019-12-04 发布者: 北京当代医院 阅读量:

本来以为结了婚生了孩子,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的人生新阶段就开始了。
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
 
我生病了,在我看来很严重的病,
 
我觉得不光是我的身体,
 
我开始有被害妄想,开始胆小,不相信任何人,还有恶毒。
 
总的来说,我变得不正常了。



 
如果你认识当初的我,一定不敢认现在的我。
 
毕竟我自己,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最严重的是被害妄想
 
刚生完娃总担心我的奶水不够他吃不饱;
 
老是发愁我应该多吃点补品,把身体养的好奶水才会足,他哭一声我就觉得一定是我弄疼他了;
 
给娃穿个衣服听到咯吱一声立马要大叫,完蛋了我是不是把他的胳膊弄断了?
 
后来症状扩散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来个陌生人搭讪,就要怀疑人家是不是在趁机套取孩子信息,会不会是人贩子?
 
对其他人总是不放心,别说是保姆了,就是亲妈亲老公帮忙带一下娃,都恨不得有个分身能够时刻监督近身指点,并且随时准备着宣布取消对方的监护权;
 
只信任自己做的辅食,从别人手里端来的东西总要当一回小太监先尝一口,不能忍受娃吃下去任何不符合八项规定十大原则的食物;
 
娃生病了,要看这个问那个,发烧就担心会不会惊厥,咳嗽就想千万不要是肺炎,娃一挠耳朵就马上能联想到中耳炎,拿着娃的症状到处核对,看医生开出抗生素和中成药,心情总是很复杂;
 
看到娃往嘴里塞进去一个硬币,好不容易拿出来了,总是控制不住恐慌——会不会在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早就吃下去十个八个不应该吃的东西了?艾玛好想立刻带着娃去照个 CT……
 
甭管你原本多淡定多稳重的一个人,有娃以后也像是在趟雷区,一不小心就要炸。
 
老话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我看这个病暂时是好不了了。
 
我恨不得分成好多个我去照顾他,但是我好像忽略了自己
 
 
我,一个大写的糙汉,从来不会主动关心自己的身体,无论什么时候。
 
刚出生因为吸入性窒息住过几天保温箱,那个时候我还处于母性萌发的初级阶段,加上产后身体虚弱精神亢奋,也没有太多感觉。
 
然后抱回家刚待两天,又因为黄疸去保温箱照蓝光,我就彻底不淡定了。
 
成天担心他睡得怎么样?送去的母乳够不够?会不会哭?医生护士会对他耐心细致吗?
 
刚出生就住温箱,现在又被送去住,他会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在家待得百爪挠心,简直想去医院把孩子偷回来。
 
他是我的宝贝,我要把一切都给他。
 
我没有心思了解我自己的身体。
 
包括我的家人,我们全部围着他在转。
 
我亲力亲为认为只有自己给的才是最好的,
 
我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可能不是没有发现吧,而是我没有时间去管
 
我的乳房在他一周岁的时候出现了肿块,更准确的是当我发现有他之前肿块就在;
 
当时的我觉得这应该是正常的现象,我从来没有去在意
 
可是,我似乎遇到了麻烦
 
我的孩子每天都在长大,它也在我的身体里肆意
 
它等不及了,是我太不重视它了吧,它开始威胁我了
 
它总是牵动着我的神经,在我为其他事烦心的时候疼一下表示抗议
 
因为孩子 我发现我的胆子变小了
 
都说胆子小这个事,生了孩子之后就会变大
 
可事实并非如此,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身体的变化终于引起了我的重视,我去了医院,为了自己,也为了孩子
 
“乳腺炎,开点消炎药回家养着吧”大夫说
 
我始终相信,任何医生说的话永远都是对的,
 
但是
 
回家之后的病情并不像医生所说的那样,我的乳房开始红肿,肿块开始变大
 
甚至几天之后出现了创口并且开始流脓
 
我开始了医院和家两点一线的日子
 
我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病没有医生说的那么简单
 
没有什么比健康的活着更重要
 
 
 
“乳腺炎”“引流”“容易复发”
 
这次医生这样和我说
 
即便打过麻药,即便双眼被衣物蒙住,我依旧清楚地感知到医生把我的乳房打开,
 
将药棉塞进去七搅八搅,实在是太疼了
 
半个月的时间 我每一天都要经受这样的煎熬
 
每一天
 
“你要不要去看一下精神科”
 
 
“大夫,为什么我的病一直不好啊,我真的太疼了”
 
“你怎么这么脆弱?真的有这么疼吗”
 
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和你一样感同身受的人,生病的两个月里,我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医院的不作为让我痛苦不堪之外,家人的不理解也让我十分痛苦
 
直到一次母亲陪我去换药,
 
她亲眼目睹了我换药的全程,
 
她看到医生用药棉捅进我破烂不堪的伤口,
 
她看见我因疼痛汗湿的后背,
 
她听到我因疼痛发出的喊声,
 
她知道了,一切真的如我所说,痛苦,折磨,想死
 
母亲开始四处求医,希望减轻我的痛苦
 
来到北京当代医院,是我灰暗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母亲不知道从什么途径,了解北京当代医院有治疗这个病的专家
 
“不管什么,去试一试吧”
 
我知道了我的病是肉芽肿性乳腺炎
 
我知道了消炎药,激素,引流是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的
 
我知道了不是所有的引流都是痛苦的,医生会给我打麻药,让整个过程很平静
 
肉芽肿的治疗不单单要排出脓液,清除病灶才是关键
 
我知道如果我不是在乳房已经千疮百孔之前得到治疗,我的手术只是很小的微创,依旧能保住它的完整
 
但是,庆幸现在也还不算晚
 
我知道了我还是可以康复的,我不用再继续每天痛苦的去医院引流
 
只需要一个手术,只需要20天,我就可以康复出院,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时间可以重新来过
 
如果我能在发现乳房肿块时就及时去医院
 
如果我能在医生说我得了乳腺炎的时候就找到一个好医院
 
如果我能在确诊时就找到一个准确治疗的医院
 
如果时间可以回到最开始的时候

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院区环境

门诊 服务时间 8:00-16:00

咨询 服务时间 8:00-22:00

咨询热线

010-5670-5120

咨询专家 在线咨询
0

了解这些有可能对您有所帮助

查案例 找方法

在线预约专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