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院内新闻 > 康复案例 > >

幸运降临,我的“自尊心”终于有人保了!

时间: 2019-12-04 发布者: 北京当代医院 阅读量:

“我有心理准备,不行的话就全切吧”
“不用全切,我一样治好你的病!”
 
初为人母的晴天霹雳,乳腺病降临

 
我叫王锐,32岁,是个新手宝妈。
 
像孩子第一次探知这个世界一样,我也是初为人母,为了孩子尝试把自己变得更好,陪伴孩子成长,但乳腺病就像晴天霹雳一般,毫无预兆的在我身上降临了。
 
在孩子两岁左右的时候,我的左乳突然出现了一个硬块,皮肤也是又红又肿,还伴随着低烧。我第一时间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乳腺炎。
 
医生安排我输液,但三天过去了,效果却很一般,虽然红肿有所减轻,但完全不见消退的样子。紧接着我自己买了乳块消颗粒、夏枯草膏、头孢呋辛酯,吃了将近半个月,不但没有好转,起肿块的乳房皮肤还开始越来越胀痛,于是我再一次走进了医院。
 
今年7月,我在本地医院做了第一次引流手术。
 
刚做完手术的几天效果还算不错,乳房的胀痛减轻了不少,但是到了恢复阶段,就开始有脓水顺着引流口往外渗,导致引流留下的刀口一直都不能愈合,甚至反复化脓,最后溃烂的面积越来越大。
 
我们本地医院的医生建议我手术,乳房全切。
 
 
医生建议乳房全切,我不想认!
 
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对于这个结果我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作为一个职业女性,我对自己的形象要求是很高的,我根本无法面对乳房残缺的自己。

我开始四处求医,试图找到一个能“保全”自己乳房的治疗方法。

我焦急的在网络上搜索着治疗乳腺疾病的大专家,并且抱着大医院一定有先进医疗技术,和专业乳腺医生的期盼,长途跋涉来到了首都北京。

而幸运之神也伴随着我的旅程悄悄来到了我的身边。

幸运降临,我的“自尊心”终于有人保了!

我在协和医院求医时听说了黄汉源教授,说他是治疗乳腺疾病的泰山级专家,很多患者都慕名而来。我当时心里一阵欢喜,我的“自尊心”,终于有人保了!
 
于是我马上挂了黄汉源教授的专家号。接着黄教授给我做了手诊,很认真的看了片子和我的检测报告,又询问了我之前的手术经历,最后诊断为: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黄教授说,肉芽肿性乳腺炎,吃药引流治不好的,必须手术!
 
但由于我之前的手术并没有清除病灶,导致现在病情反复,并伴有患处的液化现象,即便是再手术,也要在排出积液后等伤口愈合,才能手术,所以治疗时间比较长,大概需要四十天。
 
更让我发愁的是黄教授是协和医院的特需门诊,并不能安排手术。而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黄教授问我道:“手术还是我做,但不在协合做,可以吗?”我瞬间欣喜极了,果断的回答说:“黄老,您说去哪儿做,我就跟您去哪儿!”
 
于是,黄教授在北京当代医院安排了我的手术。
 
“不用全切,我一样治好你的病!”
 
决定手术之后,我是有一些沮丧,于是我跟黄教授说道:“黄教授,其实我有心理准备,我们那儿的医院也跟我说了,不行的话,就全切吧。”
 
没想到黄教授抬起头坚定地看着我说:“不用全切,我一样治好你的病!”
 
那一瞬间,我近些日子绷紧的神经突然就放松了,又兴奋又感动,在完全治愈肉芽肿不复发的前提下,还能保住乳房,对我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消息了!
 
手术切口缝合结束的时候,黄教授拍了照片给我看。虽然照片里我的胸部被纱布紧紧的裹着,看不到具体的样子,可我依然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和高兴,我其实算是坚强的人,但还是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没得过肉芽肿的人永远无法体会这样的感受,那是我经历过永生难忘的“昏暗时光”。
 
滚蛋吧!“肉芽肿君”
 
手术后我恢复得很好,黄教授不但将我患病乳腺内的病灶彻底清除,还保住了我原本的乳房外形,甚至我惊喜地发现,我之前的乳房是有些下垂的,而手术后,那些下垂部位竟然上提了,原先的乳头凹陷也纠正了。
 
是黄教授给了我重新拾起女人自信的机会,也是黄教授让我对今后的生活有了新的希望,我会成为最美丽的妻子,也会成为最温暖的母亲,感谢黄汉源教授!
 
我希望更多人能了解“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个病,少一些误诊误治,尽早手术,尽早治疗,摆脱病痛的煎熬!

院区环境

门诊 服务时间 8:00-16:00

咨询 服务时间 8:00-22:00

咨询热线

010-5670-5120

咨询专家 在线咨询
0

了解这些有可能对您有所帮助

查案例 找方法

在线预约专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