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院内新闻 > 康复案例 > >

【患者故事】这种“剥肤剜肉”之痛,再也不想

时间: 2019-12-04 发布者: 北京当代医院 阅读量:

 魏女士,35岁,两个孩子,山西省晋中市


  ●2017年11月中旬,和孩子玩耍时,感觉右乳刺疼,无肿块、无红肿。

  ●一周后乳房中心区开始疼痛,肿块质硬、肿胀、皮温高、乳晕中心区皮肤潮红。

  ●第二天去了山西当地市级医院,告知是“浆乳”建议切开引流。

  ●魏女士半信半疑,听到要在乳房上动刀,有些犹豫,下午又去了省中医院:大夫也说是“浆乳”。于是,开了些中药, 4天后,皮肤红肿加剧、面积扩大,有剧痛。

  ●此时已到11月底了,魏女士又奔向晋中市另一家市级医院,医生说是“乳腺炎+脓肿”静脉抗炎5天,症状缓解,肿块变小、红肿消退。

  ●但,好景不长,12月初,仅仅在停了抗炎药物的第二天,皮肤就突发红肿热痛,症状加重。

  ●魏女士再次来到晋中市这家医院,这次,大夫确诊为“肉芽肿”,给与乳晕外上、内下切开引流(对口引流)。之后, 静脉抗炎9天,肿块变小、疼痛缓解、但环乳晕皮肤红肿依旧。

  排脓引流期间需要换药2-3次,但魏女士只换了一次就放弃了,但就这一次,也让魏女士终身难忘!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期间,她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一个医学用语:搔刮

  顾名思义:是使用勺子从脓肿破溃口进入,紧贴胸腔内壁,环绕整个内洞,刮下血与脓以及脂肪腺体混合的烂肉,直到清理干净,然后再塞入纱条(药捻)止血消炎。

  “第一次换药时,疼的我几乎崩溃了,没有麻药的,感觉就像在“锯肉”,冰冷的勺子每一丝游走轨迹都清晰可触,之后,还要把一条纱布贯穿两个破溃口,鲜肉和纱布的摩擦痛彻心扉,这接踵而来的疼痛已经超越了我的忍耐极限,当时我只是紧紧地攥住床沿,仿佛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眼泪唰唰的往下流...”


  魏女士已经是泪流满面:“这种换药方式我真的接受不了,可这才是第一次啊,只要有脓就还要换药,还要几次他们也说不清,这么治不如死了算了...”

  当时的魏女士甚至恳求大夫:“脓不要再排了,你全给我切了吧,这侧乳房我不要了...”

  “最后,给我治疗的大夫对我说:肉芽肿这个病,很难治,我们经验也少,看到你这么痛苦,我们也很心疼,你去北京找黄汉源教授吧,他治这个病应该是最多的,可能有办法不会让你受这么多苦,赶紧去吧,黄老一定会给你治好的。”

  于是,12月中旬,感觉像是已经死了一回的魏女士毅然决然的来到当代医院。

  那么“塞取纱布的换药之痛可以免除吗?”

  凡是伤口换过药的人,都知道塞在里面的纱条需要取出来,清洁伤口后还要填塞新纱条,大而深的伤口,要用5-6块纱布呢,会有撕心裂肺的疼痛,简直就是一种刑法,一般人都会大声哭叫,像关公刮骨疗毒那样坚定自若的人必定很少,尤其是女病人更为胆小脆弱,她们形容换药就像“过一次堂,受一次刑”,一点也不过分。

  肉芽肿GLM形成较大脓肿切开引流之后,仅是全麻下手术时,填塞油纱条或碘伏纱条,那是为了压迫止血,撑开窦道,3-4天后拔出纱条,以后就不需要填塞了,任其伤口自流,外面盖纱布即可,一周后待急性炎症皮肤红肿消退后,即可做肉芽肿病灶清除。

 

院区环境

门诊 服务时间 8:00-16:00

咨询 服务时间 8:00-22:00

咨询热线

010-5670-5120

咨询专家 在线咨询
0

了解这些有可能对您有所帮助

查案例 找方法

在线预约专家号